我充其量一条命赔一条命

2021-04-08 04:01

据了解,刑法修正案(九)已将“医闹”入罪,将来相关单位将以更严厉的姿态打击“医闹”行为。

因双方无法达成一致,12月16日早晨,患儿亲属用2辆汽车堵塞医院前后门口并召集数十人采用拉横幅和围堵的方式导致医院运行瘫痪,要求医院进行赔偿。其间,欧阳某父亲甚至直挺挺躺地下耍赖,车辆堵塞,人流聚集,导致前来就医群众和该医院急救车辆无法进出,医院门口兴南大道双向拥堵约3公里。

目前,番禺警方已联合卫生等相关职能部门对事件展开进一步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今年57宗“医闹”中,95%是通过协调解决,5%走诉讼程序解决,没有一件是通过“闹”得到解决。王辉介绍,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成立后,调解成功率达86%,因此也逐渐得到认可。在广东,2014年,通过医调委总共为患者一方争取赔偿款7243万元,2015年前11月赔偿金额已高达1.11亿元。

接警后,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对聚集人员开展法制宣传教育和劝离工作。在长时间劝导无效的情况下,至8时30分,番禺警方依法将带头围堵医院及附近道路的35名人员带回公安机关接受进一步调查。随后,其他聚集人员自行散去,该医院及其附近路段秩序恢复正常。

“今年以来,广州医疗纠纷迎来了一个新的拐点,医疗纠纷数量没有再上升,而是有一个下降的趋势。”通报会上,广东和谐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王辉介绍了近年来广州市的医患纠纷情况。王辉称,通过普法宣传教育,加强医患纠纷的有序处理,医疗纠纷进入良性循环。今年前11个月,广州医疗纠纷为566宗、“医闹”57宗,相比于去年749宗医疗纠纷及70宗“医闹”事件来说,已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我不要第三方调解……我也不是威胁你们,我充其量一条命赔一条命,我甚至只找几个人(来作陪),第一个院长,第二个主治医生……”记者在警方提供的视频中看到,欧阳某父亲在与医院的协调会上非但不配合协商解决问题,甚至以“一命换一命”相威胁。

“患者家属通过‘闹’得不到任何好处。”王辉告诉记者,很多家属都是被“职业医闹”误导了,“职业医闹”往往通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威胁恐吓等方式敲诈勒索医院,从而谋取个人利益。广州今年57件“医闹”中,其中12件有“职业医闹”的参与。

经初步调查,患儿欧阳某(男,6个月,江西省上饶市人)于12月5日因先天性心脏病等疾病从佛山某医院转诊到这里治疗。至10日,患儿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死亡。